小叔子的“房事”

时间:2013/10/28 9:30:17??作者:??来源:??查看:116??评论:0
内容摘要:小叔子的“房事”借个房子结婚?  林又阳要结婚了。  婆婆通报这个消息时,我还乐了半天,小叔子要结婚,当然是大喜事。作为嫂子,自然要义不容辞地担起责任。婚宴、司仪、礼宾……我只顾着自说自话,一抬头,却看见婆婆和林又夕正面面相觑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  怎么了这是?  婆...
小叔子的“房事” 借个房子结婚?
  林又阳要结婚了。
  婆婆通报这个消息时,我还乐了半天,小叔子要结婚,当然是大喜事。作为嫂子,自然要义不容辞地担起责任。婚宴、司仪、礼宾……我只顾着自说自话,一抬头,却看见婆婆和林又夕正面面相觑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  怎么了这是?
  婆婆脸一红,艰难开口:“小颜提了要求,要结婚,必须有婚房。”“要婚房?租一套就是了,我们小区就有精装修的房子出租呢。”婆婆尴尬地窘在那里,“小颜是要又阳有自己的房子才肯结婚。”
  自己的房子?我一下子跳起来,现在房子多贵啊。“其实,她的要求也不高。”婆婆环视了一下我的房子,又嗫嚅着来了一句:“像这套房子这么大就行。”我和林又夕的房子虽然只有60平,但在市中心,每平都过万了,林又阳上班才两年,哪里有钱来买房子。林又夕头垂得低低的,我心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,莫非,他答应要出钱给小叔子买房了……
  “我们的钱都给爸治病用了,也没有多余的能力帮又阳啊。”不等婆婆开口,我来了个先发制人。婆婆叹一口气,眼圈红了:“我知道你们没钱,唉,如果不是你爸的病……”原来婆婆没有打我们的算盘,我长出一口气,但林又夕轻轻一句话晴天霹雳般在耳边响起:“妈的意思是,咱们能不能暂时把房子让给又阳,等他结完婚,咱们再搬回来。”
  我差点儿跳起来,什么叫“暂时借”,分明是缓兵之计,林又阳婚后赖在这里再也不走怎么办?
  搬出去就离婚
  回到卧室,我黑脸对着林又夕一顿吼,他满脸愠怒:“爸不在了,妈又没能力,总不能因为房子让又阳的婚事黄了吧。”我一时无法接话。看到林又夕紧蹙眉头一言不发,我又有点儿心疼,冷静下来想一想,多少我也能理解他的难处。
  本来,公婆开着一家小超市,每年都有十几万的进账。林又阳大二那年,他们已经决定给小儿子买房了,谁想天有不测风云,公公突然查出肺癌。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花再多的钱都于事无补,可作为亲人,我们没得选择。婆婆拿出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这还不够,我和林又夕又凑了十几万,但终没能留得住公公。
  公公去世后,小超市低价转让了出去。婆婆的唯一收入就剩下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金,在这个物价飞涨的时代,实在不算什么。这样一想,我又有点儿怪林又阳,他都不体谅妈的艰难。“他又能怎么办?要知道,小颜是有对比的,凭什么咱们结婚时有婚房,到了她这里就一穷二白?”“谁让她没赶上好时候。”“你还别这么说,房产证上写的是妈的名字,房子说到底还是老人的财产。”林又夕一句话提醒了我,房子是我们婚前买的,房产证上还写着婆婆的名字,要是老太太真的固执己见,我们怎么办?
  林又夕极力游说:“要我说,咱还是趁早高风亮节一点儿,主动搬出去。”搬出去?只要搬出去这套房子必定就和我们无关了,所以,无论房产证上是谁的名字,我都要与这套房子共存亡。
  为了让婆婆知道我的决心,第二天在餐桌上,我郑重地宣布:“如果要我从这套房子搬出去,条件就一个,离婚。”林又夕狠狠瞪了我一眼,一旁的婆婆,杵着筷子,啪嗒啪嗒掉起了眼泪。我撂下饭碗扭头进卧室收拾东西,正好公司有出差任务,我可不想再看老太太上演苦情戏码。
  出差一周,和林又夕在电话里吵了好多次,回来时我负气没通知他,自己打车回的家。打开门,整个人赫然愣住,家已经面目全非了。空荡荡的房间里站着四五个装修师傅,又是贴壁纸又是装灯具,林又阳站在玄关那里,看到我,笑得跟朵花似的奔过来:“嫂子,你回来啦。”
  林又夕先斩后奏,趁我不在竟然让出了房子!我气急败坏,二话不说拉他去民政局办离婚,林又夕尽力哀求未果,就搬来我爸妈救场。却没想,爸妈还替女婿说话:“别胡闹了,不把房借出去你让他咋办。”“我管他咋办,反正没了房子,我就和他离婚。”“胡说,好好的提什么离婚,我问你,要是没房子,难道你就不嫁给林又夕了吗?”
  如果当初林又夕没房子,我当然不会像小颜那样,硬逼着心爱的男人去买房,但现实是,我们结婚时林又夕有房,所以,这个假设根本不成立。转眼,林又阳的婚期到了。我本来拿定主意坚决不参加小叔子的婚礼,可是,当婆婆带着林又阳亲自上门时,那个“不”字我始终没能说出口。平心而论,结婚这些年,公婆和小叔子待我都不薄。最终,我黑着脸参加了婚礼。新人敬酒时,婆婆做了一个让我愕然的动作,她一把将我拉到自己身边,说:“这杯酒应该敬给你大嫂,如果不是她主动将自己房子让出来,你们哪里会有新房结婚。”喧哗的现场骤然安静下来,然后是雷鸣般的掌声,我五味杂陈地喝下了小叔子夫妻俩敬的那杯酒。
  情意比钱更贵重
  婚宴结束了,林又夕掏心掏肺地和我说了实话。我出差后,婆婆因为房子问题急得血压升到了180,他实在无路可走才出此下策:“我知道咱们付出的代价有多大,可相对于亲情来说,我觉得房子没那么金贵,再者,我知道你有多善良,所以才斗胆……”高帽子加甜言蜜语,可我还就真的吃他这一套。
  婆婆和小叔子也来到家里。一见面,婆婆就拿出一个存折,看到那上面的钱数,我吓了一跳,婆婆哪里来的30万元。婆婆一开口,我心酸不已。老太太竟然卖掉了她在老家的房子:“我这么大年纪了,租房住就可以,这些钱和那套房,你们兄弟俩分了吧。”林又阳的表态也出乎我的意料,他主动提出过完蜜月就从那套房子里搬出来。一家人都这样深明大义,林又夕一激动,大哥的风范又上来了:“搬什么搬,那套房子就留给你吧,我和你嫂子正准备买套大点儿的房子呢。”
  是啊,房子都装修成那样了,我们还怎么回去。而且,婚礼上婆婆已经当众表扬了我这个大嫂的高风亮节,再和小叔子争房子,岂不自损颜面。不久,我和林又夕去看房。他选了一套50平的小户型,我则极力要买80平的两居室。
  “咱们的钱不够,干吗撑这场面?”我瞥他一眼:“这段时间以来,一想到婆婆一个人在老家租房住我就好难过,所以哪怕多贷点儿款,也要买两居室,这样,婆婆以后就可以跟着我们生活了。”听了我的话,林又夕恍然大悟,一把抱住了我。
  林又阳两口子的表现也不错,知道我们要买房,小颜极力塞给我一张银行卡,那上面是她陪嫁的5万元:“嫂子,我们就这么多,你别嫌少。”钱虽然不多,但这份心意,很贵重。用我妈的话说,这就是人心换人心,四两换半斤。我也相信,有了兄弟间的和睦友爱,以后我们有的是好日子过。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