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骗局

时间:2014/2/16 15:29:39??作者:宋月航??来源:??查看:89??评论:0
内容摘要:古时候,有个四川商人名叫严羽,一生不进烟花柳巷之门,也不近女色,一心钻研生意经。所以年近五旬尚未娶妻。后到两广经商,由于经营有道,一年后便腰缠万贯。  这年,正值桃花盛开季节,严羽身携巨资要回四川老家置田、建屋、娶妻生子,荣耀乡里啦。  当时,因社会上有传言说,两广地区常有骗...
古时候,有个四川商人名叫严羽,一生不进烟花柳巷之门,也不近女色,一心钻研生意经。所以年近五旬尚未娶妻。后到两广经商,由于经营有道,一年后便腰缠万贯。
  这年,正值桃花盛开季节,严羽身携巨资要回四川老家置田、建屋、娶妻生子,荣耀乡里啦。
  当时,因社会上有传言说,两广地区常有骗子购置大船,用美女在船上作诱饵,骗得携款归家的富商大贾倾家荡产。因此,严羽十分警觉,所租船必须无一女眷。经他再三查看,租了两只船,一只船自己坐,另一只船载着仆人。
  船在江中已行驶一、二天,严羽站在船头凭眺,忽然见船后有一女子,虽然淡妆素服、蓬头乱发,但却身段苗条、楚楚动人。她正在开启后舱的小窗,就水洗手,玉腕洁白如藕,腕上金钏碰船板有声。
  严羽大怒,呼唤仆人不应,便对船夫叫喊:
  “是谁让这女子上船的?”
  船夫听后立即倒地磕头。女子也疾步出舱,拜伏在前,说:“相公息怒。小女家居四川,名叫小玉。万里寻亲不遇,父母双亡,现孑然一身,流落他 乡。恐遇匪陷娼,虽欲乘他人船只,又恐遭不测;邻人与船夫相熟,得知相公正人君子,故顺船回四川。望相公能大发慈悲,奴家结草衔环定当图报。如若不允,只 有投江喂鱼了。”
  言罢泪如雨下。严羽沉默良久,女子便要跳江,船夫急忙拉住。
  严羽见状道:“好吧!你可以搭乘我的船回四川,但不得入中舱。”
  此后,严羽每进一餐一饭,都感觉菜美饭香。船夫说:“这都是小玉精心烹煮的饭菜。”
  严羽在中舱用的一巾一袜,都变得干净清爽。
  船夫道:“这也是小玉浆洗的。”
  有一天早晨,严羽想吃早点,招呼仆人,仆人却酣睡不应。不一会儿,船夫进舱送进香酥饼,严羽问:
  “饼从何来?”
  船夫说:“是小玉特为严相公上岸购买的。”
  一日清晨,严羽在中舱拥被而坐。忽听“扑通”一声,接着是船夫叫喊:“不好啦!小玉为主人购饼,上跳板失足落水了!”
  严羽披衣开舱,只见几只饼飘浮水面,众人正将瑟瑟发抖,嘴唇打颤的小玉从水中拉起。于是,严羽让小玉睡在自己的被窝里,自己则在外观景。衣服烘干了,小玉急切起身穿衣,含羞又入后舱,操作如故。
  一夜,江风大作,浊浪拍岸,严羽桌上的蜡烛被风刮灭,只见小玉身披淡黄衫,隐隐露酥胸,举灯入舱,点燃蜡烛后略略凝思,立即返回后舱。
  又一夜,暴雨滂沱,漏水自船缝隙滴入,漏湿了严羽的枕席。只见小玉一边秉烛入舱,一边解衣取带,登榻堵塞雨水漏处,严羽心中十分爱怜,欲握嫩手,小玉却笑着而去。
  第二天,饭菜更加香鲜可口,吃的鲜鱼严羽从未尝过。可食后一、二个时辰,严羽便突然开始呕吐、腹泻、腹痛,症状像是泻痢,一病不起。严羽病后,仆人懒惰,照应不周。严羽正自伤感,小玉主动进舱调药,侍候盥洗,极尽殷勤,没几日病就好了大半。
  夜深江静,小玉仍忍冻侍候在严羽的床头,十分疲劳,瞌睡连连。严羽既怜又爱,拉着她的手说:
  “天这么冷,你衣衫单薄,快回舱睡吧!”小玉不答。
  严羽道:“要不你就在脚边睡吧,以免冻坏身体。”
  小玉仍不答。严羽又说:“论年龄,我大你一倍,都可做你父亲了,你就在我脚边睡吧,没有妨碍的!”
  于是,小玉答应了。
  以后,严羽与小玉相处,胜如夫妇。一切箱柜的钥匙,全托付给小玉保管。可就是身体不佳,三天体健,二天病萎,但全赖小玉精心调养才没恶化。后来严羽听说两个仆人逃走了,接着是书僮失踪了;可严羽却不深究。他想:早走早好,省得多双眼睛碍手绊脚。
  虽然解缆启船至今,已八月有余,但尚未到家。这天,严羽查看银钱箱箧,发现里面的物品全都没有了,于是惊奇地问小玉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小玉却说:“你忘了,你的仆人逃跑时盗走了五千金,书僮盗走五千金,日食夜餐,药费补养又花去了八千金,船夫租金……”
  严羽热恋小玉,昏昏然不复盘问,却道:
  “没事。我床铺下还藏有大头,莫管他。”
  一日,小玉对严羽说:“一会儿,我登岸给你买点药,置办点吃的东西,马上就回来。”
  可严羽从早等到晚,也不见她人影。爬出舱门,船夫也不见了。再看暗藏铺下的数万金银,哪还有踪影。严羽欲追,但因连日来的呕泻,已经元气大伤。无奈,他拖着病体上岸一看,船行八个月仍在广东地界。这时才知道自己上了骗子的当,于是只好告到官府。
  官府派人上船搜查,没有发现任何线索,只见后舱有半篓鲜鱼──鲐巴鱼。
  公差笑道:“这才是真骗子!”
  严羽这才想到,小玉烹鱼虽鲜,然而吃后二个时辰即呕吐、腹泻、二三天即愈,愈后一吃又发。中毒发病,财物骗光,自己又心甘情愿,这又能怨得谁呢?唉!你就自认倒霉吧!
  选自《民间故事》

上一篇:丁克爱情
下一篇:如此艳遇
相关评论